>> Ch.01  失而復得

 

「起床。」

 

「唔、再五分鐘……」含含糊糊應了聲,冬天的小尾巴漸漸溜走,空氣依然略為冰涼,他忍不住拉回被子捲成蛹狀,將被子一角壓在身下,嘻,這下誰也不能打擾自己睡覺了。

 

男人心疼伸手擠入蟲蛹與床面接觸面,揪著被褥邊緣猛地一拉,看著賴床的傢伙滾過一圈兩圈,穿著睡衣的人縮作一團看來又瘦又小,失去溫暖的被窩只好朝男人的方向蹭了蹭,這份一直以來眷戀著的體溫。「打工會遲到的。」不忍摸上軟呼呼的臉頰,眼窩下的兩抹黑更明顯了,他嘆息:「耀燮,你還是回家吧。」被子攤開蓋了回去著實掖好,下了床到鏡子前整整體面的服裝,準備出門。

 

掌心才剛貼在金屬握把上,冰冷的溫度醒了腦,聽見身後赤足踩在地面的聲音,背部立刻被人撞上,一雙手緊緊環住自己,委屈的語氣再加上哽咽,聽來更惹人憐了,只聽他輕輕悶出幾個字──

 

「俊亨、不要趕我走……

 

 

 

 

 

一間六坪大小的小套房,看起來簡簡單單,但也只有這裡肯收留他們了,龍俊亨攥緊拳頭,他並不想委屈耀燮跟他一起吃苦,兩人打著零工領著微薄薪水付了房租,勉強能求溫飽,不能到公司上班、不能租太好的房子,只因為他們相戀被斷了生路,兩個月了,他帶著耀燮出來已經這麼久了。

 

自幼沒有父母,在育幼院長大成人便離開,還算有一技之長,就在一家麵包店工作。在那裡,他遇見了純淨無暇的耀燮,一個因為一見鍾情、為了見自己一面、天天大老遠來買麵包的傻蛋。因緣際會下交往快一年,卻因為耀燮慶生那天沒出現在家族宴會,被發現了,導致過了兩個月似是逃亡的日子。

 

「把工作辭了吧。」

「我沒聽見!」梁耀燮索性捂住耳朵閉著眼,不敢去想向他無情驅趕自己的模樣,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不管怎麼樣都無所謂,就是別叫他回去那個冷冰冰的宅邸。

「耀燮!」龍俊亨轉身,那抗拒聽見什麼的樣子再次刺進心中那塊柔軟,可是不行的阿,他不願眼睜睜看著他日漸消瘦,做不慣家事的雙手滿是傷痕,外頭到處被封殺,罪名是拐騙梁氏財團的小兒子。

 

他想割捨,緊要關頭又軟下心腸。

 

 

 

龍俊亨忽然笑了起來,一番話貌似自嘲又像諷刺對方。

 

「你從小含金湯匙長大,如果和你交往沒有好處可以拿,我也不想浪費時間了」

「現在好了,沒有像樣工作會錄用我,出外還要擔心前擔心後,我厭了。」

 

他攤手附加一個聳肩,恰巧讓一臉不可置信睜開雙眼的人看見,耀燮沒有哭鬧,反而笑的如冬陽那般和煦,卻抖著聲音:「俊亨你真愛開玩笑呢……」圓亮的眼眸乾巴巴望著男人,見到那臉上沒有半點笑意,淚濕了視線,眼中渲染著傷心的顏色,他面前俊亨離他好遠好遠──

 

嚥下流進嘴裡的淚水,連忙伸出雙手試圖抓住,俊亨又退的更遠了。

 

 

「你走吧。」背過身,龍俊亨不能控制地蹙緊雙眉,閉上眼讓淚水安靜落下,不想讓身後的人看見,他編織的謊言有多麼容易戳破,要是分開能還給耀燮好一點的生活,他願意殘忍對待自己。

 

「這就是你想說的嗎?」梁耀燮拉著袖子擦去眼中的水氣,俊亨的背影仍然站的又挺又直,護著自己一年多了,這堅強的雙肩替自己擔了多少辛苦,他都知道……都知道……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自己,那令人羨慕卻讓他感到自卑的背景。

 

「好,我走。」

 

戀戀不捨回眸,費好大的力氣才催促動也不想動的雙腳,腦海中好多好多個龍俊亨,使壞的、寵愛的……難道就這麼收場,連聲再見也不和他說嗎?

梁耀燮垂下臉笑笑,在愛情裡面,先愛上的人就輸了。

 

 

喀答

 

 

 

一聲輕響刺痛了耳膜,那扇門關上了。兩個人的回憶到此為止,龍俊亨一手捂著雙眼,從小到大沒這麼狼狽過,心窩的痛楚幾乎將他給撕成碎片,他自言自語:對不起──

 

還是愛著你……

 

 

 

攥著的拳頭猛地鬆開,他搖搖頭還是甩不開那瘦弱的身影:「耀燮耀燮!」本是克制不要上前追的身體自己動了起來,用力拉開了門──

 

 

門外就站著那個佔據腦子的人。

 

 

「俊亨……我又想你了。」所以剛關上門的瞬間就後悔了,他都知道……俊亨是不可能說出那種話的:「能不能不要說謊騙我。」大步上前撞進習慣依偎的懷抱,小臉埋在胸口悶悶哭著說出含糊字句,千求萬求就是求他別放棄梁耀燮這個人。

 

「不會了,不會再放手了。」收緊雙臂緊擁差點失去的重要寶貝,他低頭吻再些微零亂的髮上,無奈笑道:「你總是這麼讓我奈何不了。」那對可憐兮兮的眼神抬起,眼中閃著水光,龍俊亨又憐愛地親上眼皮,接著將整個人給按在懷裡,聽聽一樣失控的心跳。

 

 

 

 

+ + +

 

 

 

 

「耀燮……」溫溫吞吞讓自己埋入對方體內,一雙唇反覆吮咬,交換彼此紊亂的氣息,一手輕攬著腰枝、一手心疼摸上頰磨娑,看見惹人宴的淚珠就捻起親吻,一直小心翼翼地將人護在身下疼愛,感受體內每一寸在渴求自己的反應。

 

「俊亨、我還……可以……」在載浮載沉之中抱著對方,這份能讓他全心全意投入的情感,無法言語地就是想落淚,人們都說,失而復得總是會更加珍惜。不敢太過劇烈的行為他都看在眼底。

龍俊亨忽感兩條白皙的腿纏上,夾在後腰上交叉,「別這樣……」他不希望弄傷這個人,一切都是單純的寶物。握上精神的地方輕撫,輕柔地再度推入了一點,他好想就這麼在一塊,無憂無慮。

 

「俊亨……」半睜著眼微喘吐著氣,男人總是埋頭顧著呵護他,捧在手心上怕摔了似的,對於他給的愛,幸福的讓他一頭栽入,再也不想回頭。

 

就這樣佔有他吧,把所有不安化為兩人未來的動力。

 

 

龍俊亨覆上抓緊被褥的手重疊著,希望能彌補不久前帶給耀燮的惶恐,他想:如果世界上所有分離都是為了更加想念的話,那麼他願意,在不惹對方傷心的狀況下,多少次都沒關係,只要嘗到寂寞的人是自己就可以。不管是不是溺在一起,一天一天慢慢推疊,只有他們能共享的感情。

 

「誰都不要先放手……」梁耀燮抱緊男人的腰身,他笑著淚流:俊亨,誰都不要轉身先走,這樣就能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當專心一意,在他們的世界裡面,就沒有別離這種東西,那些都只是想要拆散他們的流言蜚語。「……好不好?」

 

龍俊亨輕掐小小的鼻尖,身軀密實地貼在一起,壞心眼看那張小臉滿是焦急,裝作猶豫後作出嚴肅的模樣,然後笑:「我答應你、所以別哭了,我心都要碎了。」將額互抵著安慰這容易感動的淚人兒,最終一吻落在唇上當作是宣示,他又輕輕說一遍:「我答應你。」

 

梁耀燮心情就像是坐雲霄飛車,明明知道男人壞心眼是一回事,最後仍然會順著自己,卻還是開心的停不了抽泣,他想──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那他會選擇在原地守候。

 

 

>>待續<<

 

 

+ + + + + + 大家好 + + + + + +

非常迅速之我們又見面了

這對小夫夫(暫時)還會在一起的

有人懷疑會不會又像地址那樣葛屁

在這邊先說,不會優:)))

 

PS.這個坑(應該)不會難產還是怎樣(欸

                             17:05 小燮★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