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景,目光所接觸到的只有白茫茫一片,今年冬天意外的寒冷。粱耀燮拉攏大衣包覆自己,垂著眼簾一步步踩著腳,陰霾的天、皚皚的雪,壓的胸口沉甸甸的,迎面襲來的冷空氣讓身子不斷哆嗦,少了那個老愛用拉著大衣護住自己的人……好冷。猛然猖獗颳起了一陣北風,一頭碎髮跟著楊起遮掩了視線,不以為然撩開頭髮──

 

在外面會感冒的喔!

 

身後忽然傳來一道聲音,倏地停下腳步,大街上零星幾人,自己也是其中之一,那個聲音迫使自己不得不轉身,對著身後的街景發愣,沒有、沒有那個人。默默低下頭,眼淚在看見雪地之後奪框而出──去年的冬天,他喜歡男人領著他到處走,想像身後雪地上印著兩人的足跡幸福笑著,而現在,他只看見一對孤單的腳印,在茫然一片之中無助留連,奢望尋找那抹熟悉的身影,但是他明白,永遠都不可能找到了。

 

 

幾乎是逃命般的,跑回曾經住著一對戀人的屋子。

 

慶幸俊亨他們不在。背抵著門板喘著氣,滑落坐在地上,共有的回憶只剩自己能夠保存,一下子湧出的畫面刺痛自己孱弱的心臟,他盯著廚房的方向……

 

怎麼可能丟下你,笨蛋。

 

那個當初天塌下來也會替他頂著的男人呢?

 

轉頭看著散發冰冷氣息的房間……

 

耀燮,我們去維洛娜結婚!誰都不能食言喔。

 

把自己托付給他的那個早晨,口口聲聲說要把自己娶回家的新郎去哪裡了,自己一直牢記的,卻是被丟下的那個,可是斗俊

明明是你食言阿……

 

我哪裡都不去。

 

那時候還分不清是在現實還是睡夢中,第十一個祭日的那天清晨,他聽見寵愛他的人這麼說了,總愛趁他睡覺時柔柔說著話,現在卻獨自去了很遠的地方。粱耀燮低低抽著泣,為什麼他這麼傷心的時候……『對不起,又讓你哭了。』總是想起他說過的話,要命的回蕩在耳邊不肯散去。

 

笨蛋,說過我不會不見了……

 

「那你回來好不好?」對著空蕩蕩的屋子說話,粱耀燮再也忍不住,哀求的語氣、哭紅了鼻子,臉上掛滿了想念的痕跡,卻仍舊不見讓他想到私心裂肺的身影,不要想了──

 

耀燮,我…愛……

 

放聲大哭。

 

男人最後抱著他的時候,這麼掙扎的語氣,是不是也很不安呢?他記得掌心那種暖人的溫度,當男人鬆開臂膀那一刻,回頭看見的,是和自己同樣哭泣的斗俊、痛心的幸福,彷彿最後還能擁抱粱耀燮這個人,就能安心的離開,只是他不知道,其實他一心呵護的傢伙,毎個夜裡都是哭著驚醒過來──

 

 

夢見最後那一天的情景……

男人只是靜靜閉著眼、靜靜任自己哭泣、靜靜躺著。

好像只是睡著了一樣,他笑著哭了:斗俊,不要睡太久好不好?

 

 

然而心底早就明瞭殘酷的事實。

 

 

 

+ +

 

 

玄關大門輕輕被推開,抵到了什麼,只開了一條縫隙,龍俊亨探頭看見坐在地上的人,猶豫著該不該把東西交給他,手中的東西被賢勝拿了去,只見他搖搖頭,輕輕闔上門。

 

 

『叩、叩』

 

 

粱耀燮緩緩抬起臉,盯著門板眨眼,好一陣才有了反應,俊亨和賢勝出門會帶鑰匙的,那麼會是誰呢?難道──

 

喀答。

 

心急推開門:「斗──」他果然想多了。

一陣風捲起地上厚厚一疊紙張吹入屋內,他拾起地上的相機關了門,轉身看著空中飛楊的紙張,其中一張落到腳邊擱下,捏著紙張沒多久,上頭寫的字跡就給沾濕弄糊:

 

耀燮

 

就這麼兩個字,密密麻麻填滿空白的地方,時深時淺的筆觸。紙張全落在地面上交叉錯疊,舖滿了一地,一張張仔細看完,像是能滲透字跡主人當時的心情,一筆一筆、從工整到潦草,讀到了斗俊的不甘、愧疚、思念、想見和幸福。抱著一疊紙張,像抱著男人那般。斗俊大笨蛋,原來怕忘了他讓他難過,執筆一字一字累積,不管怎樣也要把他給記在腦海裡,心頭注入一絲溫暖的疼痛,他嘴裡罵著那個男人傻瓜、模糊了視線。

 

一開始的低泣,剩下一屋子寂靜,粱耀燮坐在沙發上,下頭像是坐到什麼,他挪了挪位置,拿起那張紙,這張紙和手中這疊不太一樣,幾乎整張空白,只有短短一句話寫在角落,那是一串歪歪斜斜不受控制的字跡:

 

不要哭,斗俊喜歡耀燮笑。

 

抓皺了紙張,他埋首:「豬頭。」蜷縮在沙發角落嗚咽,那個害自己傷心的罪魁禍首,總是因為無心的舉動讓他落淚,生病了還總是想著他。

現在他能看、能東跑西跑,只是少了一個牽著自己的大笨蛋,抱著膝蓋潰堤。

 

 

如果眼前所見的世界沒有斗俊,他寧可不要。

 

 

+ +

 

 

「記得出來吃早餐。」

 

張賢勝敲敲房門,裡頭沒有動靜,他開了門窺視裡頭的情況,發現那個消瘦的傢伙保持同樣的動作,嘆氣。粱耀燮一遍又一遍,撫過斗俊最後留給他的紙張和相機。相機裡頭根本不是這些日子來拍攝的風景,而是尹斗俊眼中的粱耀燮。所有的模樣都在這裡了,最後一張是在一棵樹下,金紅色落葉當背景,斗俊自拍的畫面,身旁有著一個雙眼覆著著紗布的自己。

 

「耀燮。」龍俊亨進了房坐在床緣:「斗俊有話要我轉達。」

 

 

『也許就是遺言了吧,俊亨阿──』

『告訴耀燮我愛他,聽我的話出去走走吧,如果他也愛我,就不要讓我放不下心。』

龍俊亨照說一次,笑了。還是會有反應的,在聽見男人的名字後。

粱耀燮抬頭:「斗俊說的?」

「恩,他說:耀燮最聽話了。」『所以,忘記我吧。』──這句話,龍俊亨沒有打算說了,不想連這一點點留戀也要剝奪,尹斗俊狠了心,負責傳話的他可說不出口。

 

「耀燮最聽話了。」抿唇,粱耀燮笑,「我會乖乖聽斗俊的話。」即使想念、即使寂寞,想哭了都要好好忍著,因為難過的話,斗俊也會傷心。乖乖窩在被子裡頭,總是失眠的他闔上眼,眼角暗暗滑下淚珠,不可以哭。

 

龍俊亨拍拍他的背脊,不再打擾,刻意忽略手心感受到顫抖,心疼的關上房門,喃喃了一句:「尹斗俊,你的寶貝想通了。」一切都只會是曾經了,會有那麼一個人一直住在耀燮的心裡,所以:「安心吧。」下輩子找到耀燮身處的地方,再好好愛一回。

 

摯愛的所在,一個承載幸福的地址。

 

 

 

 

 

 

 

 

 

 

+ + +

 

 

 

 

 

 

 

初春,傍晚時分

 

「喂賢勝,小毛還好嗎?」下了飛機,到義大利遊了一圈的他一出機場,立刻打電話向龍俊亨他們連絡,得知寵物過的很好立刻淡淡笑了,一年,這裡依然沒有什麼變化。坐著計程車經過了一間醫院,心血來潮下了車,沿著導忙磚一步步走著,以前看不見,總要花上那麼一點時間,突然很懷念眼前一片漆黑的感覺。

 

他閉著眼踩著導忙磚,戰戰兢兢挪著腳,心裡念著以往的口訣,耳邊聽到了噴泉的聲音,他知道自己來到了廣場。深深吸了一口氣,仰頭張開雙臂,果然,還是首爾的空氣才有那種溫暖的味道──

 

「哇有小天使!」

 

聽見那個讓人懷念的稱呼,他倏地張開雙眼,一雙圓呼呼的眸盯著眼前拿著相機男人,熟悉的五官、熟稔的聲線,只是又有那麼點不一樣,不是他

明知道這個人不會是他,但是看見同一張臉忍不住紅了眼框,世界上就是有那麼稀奇的事情,他見到了一心惦記著的他、卻也不是他。

 

「小天使你怎麼了!?」男人上前,礙於禮貌不敢作出踰矩舉動,慌張繞著哭泣的他直轉圈子,只見可愛的男孩哭著笑了。「我沒事,能問問你叫什麼名字嗎?」

 

男子站在他前面摸著後腦杓,害臊撓撓頭:「我?」見哭泣的小天使點頭,落了兩顆淚珠,忽然心一疼,想也沒想拍上他的髮窩。

背後噴泉因為整點,染著七彩的絢麗色彩,男子勾唇:

 

 

「我阿,我叫做────」

 

 

The En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完結((轉圈

 

對於結局

這次留給大家想像空間

小燮認為這種結局

be來說是一個美麗的結局

 

陪伴小燮八個多月的各位

謝謝你們。

 

不久後還會再見的。

 

                           21:32   小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梁小燮小親親 的頭像
梁小燮小親親

六獸園區★BEAST IS THE B2ST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