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大早梁耀燮穿好鞋襪,顧不得穿暖些就先到外頭等人。

 

即將進入秋天的尾巴,街景蕭瑟,天空灰濛濛一片如同他現在的心情,一雙手掐緊衣角,他好怕再次見到那個男人會潰堤。

 

「耀燮,如果他對我們都沒印象了,你……」龍俊亨鎖了門,從後替他披上外套,禁不起打擊的身板別說再晚一個月逢冬,尹斗俊的樣子讓他見到了,恐怕這微涼的秋風,就足以吹垮他一直以來堅持著的意念,他擔心耀燮倒下,更擔心的是……

 

「沒關係。」用力咬著唇,細微的痛楚刺激淚腺,枯萎的世界糊成一團,始終忍著沒讓淚水掉下,他笑:「我記得他就可以。」這樣,還可以向那個偷心的負心漢一條一條算,就算他不認得自己,也要死皮賴臉守在他身邊,不會輕易放棄,絕對不會。

 

 

+ + +

 

 

鞋子撞擊地面的聲響回蕩在長廊,細微的腳步聲在安靜的環境,有如放大作用,他分不清究竟是鞋子、還是心臟因為害怕而鼓動的聲音,龍俊亨引領他和賢勝站在306房前面,「我們先進去好了。」如果這兩個月常來探望的兩人都不記得,恐怕耀燮在他記憶中早已不復存在。梁耀燮平緩呼吸,在外頭乖乖等著俊亨叫他。

 

進去沒兩分鐘,俊亨帶著賢勝出來了,梁耀燮期待的看向他們,只可惜兩人皆是搖搖頭,心臟重重撞擊在胸口,此時的他害怕了,那個以往天天喚著他名字的人,會不會用看待陌生人的眼光來直視自己,他能承受叫人痛苦窒息的視線嗎。怯怯退後兩步,半掩著門他沒有勇氣推開。

 

回去吧。」龍俊亨輕輕拉過他手臂,發覺這個人倔強的杵在那不動。

「不行,我要見他。」不可以怕。哪怕一眼也好,只要再度能看見斗俊──

 

 

 

推開病房門扉,一屋子暖和的光線,他先是看見腳、小桌、再來看見一個認真的男人正吃力握著筆,那張久違的容顏,瘦了,他忍不住掉淚:「你忍心讓我兩個月都在想你,飯吃不下覺睡不著,為什麼對我這麼殘忍……」跑上前緊緊抱住那個還沒發覺他存在的男人,「斗俊為什麼讓他們騙我……」泣訴著他的罪狀,泣不成聲,他的斗俊好笨,怎麼可能因為這樣就不要他。

 

被勒住的人不解地拉開兩人距離,沒看清楚來人,只知道有人撲到他身上。現在,眼前紅了鼻子的小不點哭的睜不開雙眼,他目光柔和了下來,親吻泛紅的眼皮,心疼的抱在他懷裡:「愛哭鬼耀燮。」

 

抽抽噎噎的人停止了哭泣,瞪大承載水氣的雙眼,「你剛才叫我什麼?」

男人笨手笨腳收起紙張,複述了一次:「耀燮。」

 

梁耀燮開心回過頭,看著身後同樣吃驚的俊亨和賢勝:「認得、他認得我!」

被遺忘的兩人面面相覷,病好了?「這陣子他看見誰都沒反應。」更別提說話了。

 

「說不定他病就要好了。」梁耀燮開心攬著尹斗俊,看了他幾眼又紅了眼框,「你如果忘記我,我這裡會很痛。」牽起他的大手覆在胸口位置。

尹斗俊皺眉,「不要痛……

 

 

 

「斗俊,要帶你去檢查了。」定時來巡房的護士叫了他,被叫的人沒有搭理,又或者根本不曉得在叫自己。護士照常來牽著他下床,梁耀燮光是看他們走到病房門口,就不忍的別過頭,咬著牙暗暗哭了出來,淚水沾濕了一張臉。

 

五步,短短五步耗了男人三分鐘時間。

 

 

一點點挪著腳的男人像是感應了什麼,胸口揪疼著,不自覺停下腳步看著房內的耀燮,慚愧的垂下頭,他不想讓小天使因為看見他這副模樣,獨自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傷心,不想!奮力推開攙扶的護士趕她走,不穩跌在地上,他還可以走還可以走……必須放手。

 

聽見門口一聲悶響,梁耀燮望了過去,急忙擦掉眼淚上前關心,害怕斗俊身上又多出傷來,他抱歉對護士點個頭,待護士離去,只見男人用盡力氣使喚雙腿站起來,只有徒勞,梁耀燮拉著他手臂,想把他拽起來──

 

『啪』

 

打在手背上著實的疼痛蔓延,他睜睜看著男人低下頭,心窩抽疼不已,卻又聽見他低吼:「滾你、滾……

「斗俊……」他哽噎:

 

 

「沒有你,你要我去哪裡……?」

 

 

拜託不要趕他走。那個曾經失去全世界的他,在這個人細心呵護下才有了那個安身的處所,但是這個人此時卻要他走,他所有點滴、所有幸福通通放在那個地方了,梁耀燮不禁迷惘,他們共同創造回憶的那個地址,是不是真的找不回來了。

 

一手覆上臉,頰上流過溫熱:

「沒有斗俊我還能去哪裡?」

 

 

「耀燮……」龍俊亨忍無可忍,拉過傷心落淚的人推給賢勝,揪起那身穿病患服的傢伙,毫不猶豫打在他臉上,「痛嗎?」他又在腹部揍了一拳:「說啊!」

尹斗俊整個人又是沒了反應,原本看見耀燮那時候,眼底還有點光采,媽的──

 

「不要!」上面擋住拳頭的去處,被打偏臉的他咬牙:「不要打他拜託……」梁耀燮垂著臉,不知所措,明知道身後護著的人趕他走,還是狠不下心轉身離開,抱著要見他那份雀躍的心情,就在剛才碎裂,可他還是愛他。

 

龍俊亨看著頰上紅一塊的人,不忍心背過身:「耀燮,你得有心理準備。」為什麼要這麼傻呢,明知道結局早已寫好,即使遍體鱗傷也不想向命運低頭。「算了,不管你了。」龍俊亨賭氣拉著賢勝離開,攥緊的拳頭顯出他的無力,最終嘆氣。

 

 

 

 

尹斗俊訥訥開口:「耀燮。」空白的記憶只剩這這個人,好想伸手替他抹去淚痕,現在的他辦不到,更別說要兌現諾言給他幸福了,愛,腦海僅勝少數詞彙中只想到這個,掙扎要不要脫口。

不行的,不能再給這個人更多束縛,就放手吧,。

 

他很清楚──

 

現在這清晰的思維在預告著什麼,是不是時間快到了?

 

 

最後緊緊摟住正在顫抖的身軀他說:別哭新娘子不可以哭的。似曾相似,他記得他說過這句話,他說:對不起,婚禮可能要換個新郎了。尹斗俊淚流:「耀燮,我……」噤了聲,呼吸困難地喘了幾口,情形並沒有改善,他嵌緊這個人,到頭來依舊自私的抓著不放,不要放,放了耀燮會傷心的。

 

不能放──

 

 

梁耀燮閉上眼,感覺抱著自己的男人垂下雙手,重量全數壓在背上,向一邊滑落倒下……

 

崩塌了,斗俊給他的世界。

 

 

驚恐回過頭攬著地上的人:「斗俊阿斗俊──」再也壓抑不住哭聲。

 

 

沒多久,丟了魂似的被攙到一旁,睜睜看著那個男人被抬上車床遠去,那總是溫柔注視自已的雙眸……

 

 

始終沒有睜開看他一眼。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應該是到尾聲了QmQ

 

將會輕鬆(?)的完結

最後剩下一集

應該是不用鬱卒了         

                                      23:05 小燮★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