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煙四起。

在火光及聲聲巨響之下,犧牲的是成千上萬條性命。

周圍瀰漫血腥之氣,百姓逃竄、存活下來的將士被俘虜,天子抗而不降遂自刎。

 

靖國滅,琰取而代之一統天下。

 

-§-

 

緗城──

 

「快!別讓他跑了!」善後處理告一段落,一班士兵才發現可疑人士自殘破不堪的房子竄了出來,手中抱著個孩子身影沒入巷道,若他們沒猜錯,懷中那名身裹綢緞的小孩便是宮殿遍地屍首中,唯一不見了的王室血脈,年紀十歲上下,據說皇帝不讓人看見其樣貌,下令不得踏出隱密偏殿,也難怪掘地三尺也沒影了。

 

「前頭是死巷、追!」一夥人爭先恐後奔入窄巷直逼盡頭,眼前披著斗篷的人停了下來,無路可逃卻也不反抗。

兩名小兵上前揚手一扯──竟是一名婦人,手中錦綢裹著的是名髒兮兮且已無生氣的孩童屍身。

 

-§-

 

『待我引開這些人,就沿這條路尋到緗江』帝王在大勢已去所留下的退路,『找到刻有鳳凰印記的小船,讓船伕帶你走。』婦人悽悽一笑;『越遠越好,莫再回頭!』用力推了孩童背部一把,在那小小身板要轉回時遏止,堅決抱起地上一名沒有生命跡象的小孩,奔了出去。

 

「容姨──」一抹纖瘦身影緩緩移動到半傾塌的門柱旁,不久之前引開敵軍、自幼拉拔他長大的婦人怕是凶多吉少了。

原是繁榮的街道面目已非,風瑟瑟穿梭殘瓦之間發出嗚嗚悲鳴,怯怯掃視沒半點生氣的周圍,如一座死城。他緊握手中玉玦慘白著小臉,遙睹最愛的母后......父皇......皇兄......一一被人逼死,滿地鮮紅。不行、不能怕!

 

加快腳步望緗江奔去,直到兩腿發軟強袂體力不支,呼呼喘著氣,眼前終於映入一片碧藍江邊摻著粉,藏身在花叢之間的他放眼望去,江面波光粼粼,現下不是欣賞的時候,渡口停泊的那艘小船──

 

「你是誰?」

 

聽聞有人詢問自己,不遠處花叢裡沙沙作響,心頭警鈴大作,快逃──

 

「你──」男孩探了一顆頭出來,再瞧瞧眼前這驚慌失措的小孩,明明害怕卻咬唇挺著腰桿而立,是個男孩?看樣子是爭戰中和父母走失的孩子,若是被其他隨從看見,恐怕是抓進宮裡,免不了一頓折騰了。

那小孩如驚兔般竄進更遠一些的樹叢中,藏匿身影,再無動靜。

 

「也罷......」男孩聳聳肩,若是叫人捉住又太可憐了。趁著沒人發現他到處跑,趕緊回去待著吧。

 

-§-

 

待周遭再度陷入極靜,孩童小心翼翼踏著步伐,岸邊那刻有鳳凰標記的小船正隨波一晃一晃的,放下心跑上前,卻被眼前這一幕懾住了。

 

兩名大漢在船棚下,見了他咧開一嘴黃牙:「喲!生的挺標緻,來讓大爺瞧瞧!」

「日後肯定出落不凡,嘿嘿......

 

對於盜匪之徒他是由衷害怕的,更別說他們腳邊那奄奄一息的老船伕,脖子一抹紅正汩汩流著鮮血,慘遭趁亂洗劫還被滅口。

 

背脊一陣戰慄,感受到危險訊息當機立斷轉身就跑,可一個孩子又怎能贏過兩名大漢呢,三兩下落入他們手中,仍不放棄做著無謂掙扎,雙目一瞪卻是惹火兩人,被刮了記耳光跌在一旁。

 

「夠悍!我喜歡!」大漢逼近他:「讓大爺先樂樂......

「別、他應該能賣個好價錢──」另一名男人拿來繩索,將他們即將販賣的孩童綁起,賣個好價錢,日後想要多少美人就有多少。

 

-§-

 

......被打了。」

 

江面上,男孩本是欣賞江邊生長的點點粉色,遠遠卻看見那不久前見過面的孩子。他趕緊拉拉一旁隨從衣袖:「斬風,能救他麼?」指向那渡口。

 

「太子殿下,戰爭剛結束,這樣的情況是多到幫不完的。」

改朝換代的代價,小孩子不會懂。

「斬風大哥......

「殿下,他不會有事的。」

「為什麼?」

「那孩子若皮相好,肯定會被帶去青樓楚館的。」那兩個匪徒肯定不會破壞其價值。

 

男孩似懂非懂,見孩童只是被綁到一旁再沒受傷害,才稍稍相信隨從所說。

船隻臨行前,男孩回頭望了一眼,不知怎地──

 

就是想再看一眼那小傢伙。

 

 

年少的他天真以為,那地方是個可以安身立命的所在。

 

 

<>

 

+-+-+-+-+-+-+-+-+-+-+-+-+-+-+-+-+-+-+-+-+-+

時隔好久好久

又來荼毒各位啦OUQ /  (揮手

 

這兩年大家過得好嗎?

 

                        20: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梁小燮小親親 的頭像
梁小燮小親親

六獸園區★BEAST IS THE B2ST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