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俊鬆開他的手。

 

 

就這麼一瞬間,一直緊握的掌心、那個熟稔的力度從手裡殘忍的抽離。他腳下絆到比馬路高一些的人行步道,一個不穩摔在一邊,臀部隱隱作痛,但是他此時卻什麼也感覺不到了,聽著週遭的人驚呼尖叫、聽見煞車那道刺耳的聲音,那個每天每夜緊緊牽著自己的人呢?

 

「斗俊……」企圖摸索到馬路上抓緊那個人,恨不得立刻解開該死的紗布,就在他要動手扯下那個男人每天細心替他重新綁上的死結,被圍觀者攙起來了,「別過去!」柏油路上沾染著怵目驚心的紅,「那個男人是你認識的嗎?脖子掛著相機……」他叫著旁人撥打電話。

 

那個男人……掛著相機?

 

「不、不要……」是因為幸福過了頭,才會發生這種事情折磨自己嗎!「斗俊還活著!讓我過去!」歇斯底里哭喊著,抓住他的人無奈,如果不是看在他眼睛纏著紗布不方便,他們才不會多管閒事。「就等救護車吧,急也沒用。」那個全身擦傷的男人就這麼靜靜躺在不遠處地面上,半睁著眼,方向就落在那個哭著要找他的人身上,他嘴角彎起一抹弧度:『傻……』這,那個痛撤心扉的小個子再聽不到的一句氣音。

 

……還我斗俊。」梁耀燮一直重複念著這句話,當救護人員趕到的時候,明明是低低喃著,聽著卻令人鼻酸,又是怎樣的刻骨銘心所以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生離死別。梁耀燮只知道……

 

 

這一次,總是疼他的男人沒有回應。

 

 

+ +

 

 

 

 

「吃一點吧。」

 

 

龍俊亨苦惱坐在一邊,這兩個禮拜靠著打營養劑,再這樣下去身體會受不了的。「我來。」張賢勝端過白米湯,那個拆了紗布、天天看著窗外的人依舊沒有反應,他左手扣住削瘦的下巴,一雙眼死死盯著他:「尹斗俊救你不是讓你絕食等死的。」「你告訴我他活著對不對?」一雙眼因為提及那個人的名字而濕潤,最終仍然克制不住抽噎,他不相信的……

 

張賢勝冷冷飄出一句,「死了,又如何。」「你騙人!你騙人……」斗俊對他最好了,才不會什麼都沒說就丟下他。「快給我吃!」他已經受不了天天看龍俊亨好聲好氣、公事繁忙還要日夜不休照顧這個人,偏偏這個傢伙不領情。

 

「他走了我也不想活──」

「哦?這麼說來你可以把所有回憶通通丟的一乾二淨?」如果連想念他的這股意念都消失了:「那樣尹斗俊才是真的死了。」

 

鏘的一聲把碗放在小桌子上,勾著龍俊亨走出病房,碰一聲關上門,龍俊亨完全來不及反應:「呀!你要是害耀燮想不開怎麼辦?」龍俊亨掙脫他的手,回頭。「不會的,那孩子不會這麼殘忍的。」張賢勝紅著雙眼,「龍俊亨你會不會哪天也忽然……」軟唇封住他接下來要說的話,龍俊亨只是笑:「我絕對會比你晩離開。」

 

 

 

 

 

 

 

 

 

 

梁耀燮捧起微溫的小碗,拿著杓子舀了一小匙塞進嘴巴,癟著嘴掉淚。那個吵著要餵自己吃飯的人不在了。他又吞下一小口米湯,味道不像那個男人煮的一樣香甜,梗在喉間的苦澀促使自己怎麼也嚥不下──

 

斗俊,你怎麼還不快點來接你的小新娘?

 

……

 

 

龍俊亨抱著張賢勝靠著門板,不忍聽著病房裡頭傳出的低泣。

 

這天黃昏,猶如一世紀這麼長。

 

 

+ + +

 

 

 

一早回到住所,物品都還是兩個禮拜前擺放的樣子,只是又有那麼些不一樣,密密麻麻貼在各處的紙卡……

 

他閉上眼伸手摸過,是和之前發現一樣的東西,「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食指輕輕劃過每一筆,特意輕輕寫著的筆跡,有那麼幾個字還是不小心出力寫了,其中一張就是他曾經撕下的醫藥箱。

 

「今年忌日他跟你求婚的時候……」龍俊亨目光落在外頭天空:「或許更早。」他牽緊張賢勝,兩個人因為不放心,決定搬進來一起住。光是剛才幫忙清掉臥室和廚房的紙卡,就費了不少時間,他佩服,尹斗俊到底是怎麼捱過那麼長一段時間的,就在這種日漸嚴重的病症下,依然帶給這個男孩幸福,是意志力唆使嗎。

 

 

「果然是大豬頭。」竟然不告訴他。梁耀燮收妥這些東西,一心想著或許斗會還會回來,沒有紙卡肯定狠懊惱。

「你收這些做什麼?」張賢勝指指那個鐵盒子。

「斗俊如果要用找不到就麻煩了呢。」梁耀燮甜滋滋漾著笑,彷彿口中的那個人再過不久就會出現在他眼前,此時此刻滿足抱著鐵盒子,坐在玄關。

 

引頸期盼那個老叫他別哭的男人回來,殊不知早已滿臉淚痕,「哎、斗俊叫我別哭的、對眼睛不好……」抬手擦著眼淚。膝上的重量一輕,等他慌張四處張望,看見鐵盒子就端在賢勝手上,「你做什麼!還給我!」起身撲上去搶,早一步跳開的賢勝躲開來,眼看他又要搶,乾脆跑到窗邊,打開鐵蓋子,秋風瑟瑟,一陣風捲走裡頭的紙卡,散落在外頭小小院子、甚至飛的更遠。

 

「那是斗俊留下來的東西、你怎麼可以這樣!」

「梁耀燮、面對現實好不好。」

 

 

男孩握緊拳,又氣又急憋不出一句話。嗖地跑到外頭去撿紙卡,「這是斗俊的東西。」他拾起一張、挪著腳步到另一張的位置蹲下:「飛走就沒有了。」捏在手心、安在懷裡,為什麼要殘酷的叫他接受呢、光是想起那天斗俊推走他的那天,就痛的叫他無法呼吸。

 

 

 

「這樣逼他好嗎?」龍俊亨攬住渾身繃緊的人兒看著窗外,見他臉色也不好看,這個明明心軟卻總是裝做強硬的笨蛋,自己都不好受了,交給他龍俊亨吧。

「接受了這件事,會有更好的人等他。」張賢勝乾脆把臉埋進龍俊亨胸口,連哭也不肯給自家戀人看見。

 

 

龍俊亨拍拍他的頭,也許未來會有這麼一天,但是對耀燮來說──

 

 

怕是遇見,也容不下了。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的

有時候思念一個人

不復的存在,會痛心

 

小燮親心好痛QAQQQ<<<<作繭自縛

                                                            22:35   小燮★

全站熱搜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