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迫不及待摸來窗邊,好像能稍微聽懂那個人說的意思,那個人臨走扔下的那句話一直

記在心理,自從老是勞煩別人之後,自卑沒過於渴望,好像真的以為失明就真的看不見。

剛才輕摸了一旁後下床整理整理。趁著俊亨還沒醒,多感受那朝陽的溫度,暖暖的附上了

臉頰,好像還能聞到陽光的味道,摻雜一股淡淡的麥香……咕嚕嚕。

 

「曬太陽也會肚子餓?」不禁失笑。

 

梁耀燮心頭一跳,擔心俊亨會不會因為他離開視線亂跑而生氣……沒關係,曬曬太陽已經

很滿足了。垂下頭等著讓龍俊亨唸他幾句,對方卻遲遲沒有開口說話,緊張的呼吸心跳都

急了,他雖然想嘗試一個人做點事,但是還沒有心理準備──俊亨有可能厭倦了不陪他了。

空氣依舊飄來一股微甜的香氣,肚子再度不爭氣的鳴叫,真是不給面子。

 

「先喝點東西吧。」

 

手腕被牽了過去,接著是一股溫熱在掌心蔓延,他握住龍俊亨遞給他的杯子,湊近鼻子一

嗅,才發現這和剛剛聞到的麥香是一樣的,原來那時候俊亨就在他身邊了嗎?怎麼不說話。

想說別讓他發現的,還是瞞不住。

 

龍俊亨在耀燮確認自己有沒有醒來的那時候,早就睜開眼睛了,自從聽了那個相機笨蛋的

胡言亂語,耀燮幾乎是天天坐在窗邊曬太陽、在庭院散步,即便跌倒了也不吭一聲,也許,

耀燮已經想想離開他身邊,不需要他的關心、不需要他的幫助,做他喜歡的事情。自己也

想過,龍俊亨如果不陪梁耀燮了,還能做什麼?

 

其實他也會害怕。

 

「俊亨……」喝了大半杯暖暖胃,湧上了一股說不清的情緒,如果他想常到外面走走,

這麼寶貝他鐵定是不肯的,那麼如果執意想出去呢?俊亨是不是就會厭煩任性的自己,

扔下他,以後起床就喝不到他泡的麥片、挨不到他的手臂,仔細一想──

 

原來自己也是自私的。

 

「嗯?」龍俊亨接過他的杯子,明知道耀燮看不見,偏偏壓抑著表情,讓自己看來不要這

麼緊張,他很害怕對方說出不需要他這類的話語,打算裝糊塗掩蓋過。如果是想自由些,

那麼他會放長鎖鏈,等耀燮飛累飛倦了再引領他回來,絕對不會放開。

 

因為放開後,感覺耀燮就不會再回來了。

 

 

 

「俊亨,我想出去走走。」梁耀燮輕搭上他的手臂,輕輕搖晃拉扯,語氣透露了大半懇求,

能拒絕嗎?如果是這樣,他才真的是十惡不赦的混世大魔頭,在他掙扎猶豫之際,只聽見

小聲飄來了幾個字,頓時把他的不決和憂慮給沖散到九霄雲外,耀燮軟軟說道:

 

和你一起去。」

 

龍俊亨激動的險險鬆開手中的杯子,應該感謝那個相機笨蛋嗎?多虧他機婆的鼓舞,讓耀

燮這麼想到外頭曬曬太陽散散心,這小笨蛋是第一次說出他的請求,終於不會鑽牛角尖在

麻煩別人這種小事了嗎,他們之間又解除一道隔閡了。本來是該感到開心的,可想起他是

因為某個笨蛋而改變──

 

心角某一處莫名的發酸。

 

「好,衣服換換再走。」待會出門順便給耀燮買幾件衣服吧,平時老待著不敢出門,撇除

睡衣之外的衣服數量十根手指就能算盡。順便找些好穿好脫的吧,換衣服這種事情,耀燮

失明的隔年就嚷著要自己來了。遞衣服的動作不再是專屬,臉皮薄的耀燮每每熟稔的打開

衣櫥,總會轉身面對他囁嚅道:

 

「轉過去一下。」彆扭的神情沒持續太久,安心撩起衣服,開口:「俊亨不能──」

 

「我知道,俊亨不能偷看是吧。」龍俊亨無奈挪開腳,難免感到好笑,耀燮就這麼信任他

嗎?說不看就不看了?其實他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像是自己總起床看他偷偷摸摸到院子

散步、偷偷在他睡覺時輕碰嘴唇、偷偷看他脫衣服、偷偷用著唇語,對他說出壓抑已久的

我愛你。可惜,他看不見膽小的自己只敢無聲的傾訴。

 

還有想把他溶化在自己眼底收藏的灼熱視線。

 

龍俊亨斂下眼,終究決定收回那快要爆發的情感,現在對耀燮還行不通的,因為他知道,

自始至終,耀燮只把他當作青梅竹馬看待而已,這個賭,他願意孤注一擲,但還不是時候。

最終,讓耀燮拉著自己的手隨行。

 

 

這是僅剩下唯一的專屬觸碰。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55....龍俊亨悲劇

我也悲劇

還是睡覺心情會好一些YAY

掐掐唷....(噴淚

                                                   00:16     小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梁小燮小親親 的頭像
梁小燮小親親

六獸園區★BEAST IS THE B2ST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