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不及待的睜眼,原本以為會是一屋潔白的擺設,視線卻只裝了黑,依舊是無窮盡的黑。

這次的治療也沒有多大的功用,看來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奇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看

見,屬於自己的那道陽光。忍不住低了頭,不是他故意要低沉失志的,是真的太久了,睽

違十年的世界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取下紗布的那瞬間還是雀躍的,沒想到又再次失望。

 

早該習慣這種失落感。

 

「下次會成功的。」小心翼翼扶著男孩出了醫院,「有階梯,再兩步。」貼心扶著他的背,

害怕一個不小心讓這男孩跌傷拐著了。

 

「我還知道有五階呢,俊亨好笨。」咯咯笑了起來,雖然看不見那表情,但是龍俊亨鐵定

是憋著呼吸的,從小到大都是這樣,自從上國中那年出意外失去視覺,龍俊亨總是在他身

邊窮緊張,也不想想每個月來做治療,他早就對這裡的路線熟透了。

 

阿,忘了說,俊亨是他的青梅竹馬。

 

 

「是阿,我笨──」壞心拿過他的柺杖,一把扛起他,打了他兩下屁股樂的很,儘管他背

上的人使命捶著他背。這傢伙明明看起來乖巧可愛,下手卻不輕,「呀!梁耀燮你皮癢!」

狠狠揍兩下屁股,挨了打的傢伙竟安靜了下來,「耀燮……」背上布料濕了一角,他明白的,

並不是挨揍而傷心,而是那一點點奢望落空。這麼多年來耀燮有多渴望看見別的色彩──

 

除了黑色以外的顏色。

 

「沒事的,俊亨,陪我走走。」聽見這難掩失望的語氣,每個月都要夢碎一次,即使再堅

強都會疲乏的,他很心疼原本活潑可愛的人,平時不得不在屋內乖乖待著,等同宣告他原

本亮麗的生活必須和視覺一樣不復存在,他曾經跟耀燮說過,想去哪就告訴自己,可他卻

僅僅選擇緘默,不肯為任何人帶來麻煩。

 

 

梁耀燮踩著熟悉的步伐,做完療程後總會沿著導盲磚直走一百三十二步,左轉九五步,聽

見噴水泉的水聲直走三十七步,俊亨說,這裡有一個廣場,右轉二十六步,是他們常常一

起買東西吃的便利商店,現在就能聽見那櫃檯小姐親切的謝謝光臨。

 

「你在這等我別亂跑。」一如往常的叮嚀。站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廣場,情侶的對談、小孩

嬉戲、攤販叫賣,一定有很多好玩有趣的東西,但是不能再給俊亨帶來麻煩了,這樣貼身

照顧他以經費了不少精神。梁耀燮仰頭,趁著能吸取多一點外面的空氣盡管享受吧,等

俊亨來,一起坐在一旁椅子大吃特吃,又得回到家面對一屋子寂靜。

 

 

xxx 

 

 

剛下飛機,匆匆趕到醫院見完祖母最後一面,扛著包到處晃悠,不知道多久沒回到韓國了,

景物變了不少,像是做了慢跑步道這類的設施,他大剌剌踏上步道,散步。哎哎、這步道

不是拿來運動的嗎,那些閃光情侶怎麼就這麼不識相的釋放射線,一路避開成雙成對的人

們,十分鐘後在一處噴泉停下,這是──

 

一個矮不隆咚的傢伙閉著眼,仰頭張開雙手,閃閃發光似的。

 

他想一定是錯覺,肯定是這些噴泉的燈光映上的,否則在首爾怎麼可能會有天使。像是脫

離世俗一樣,不受任何人干擾、不在意別人奇異的目光,享受他自己的時刻,可是這也不

太妙了,他身邊那些死小孩球丟著丟著,竟然玩起打棒球了,誰來都好都好快些阻止吧。

該去叫醒他嗎?說不定人家只是睡著了,呃……一般人應該不會站著睡覺。

 

才有這個念頭,早已走到他眼前兩米,拿出相機準備拍攝讓他有些失神的模特兒,仔細瞧

著他把羽翼藏哪了,餘光一角瞥見小孩揮動球棒,擊出的球體正朝這人飛來,不是吧──

 

反射動作比意勢還快一步飛撲上前,腦袋一陣頓痛,他媽的讓竟然給砸中了,如果是足

球他鐵定能來一記倒掛金勾回禮。抱著那個渾然不知狀況的人滾兩圈,頭要炸開一樣疼……

 

眼前一黑。

 

 

 

 

 

「俊亨,怎麼樣,他醒了沒?」那聲音還微微顫抖著,像是害怕著什麼那樣焦慮。除了腦

中還有點雜訊翁翁作響,他倒是很清楚聽見對話。「放心,醫生檢查過了,他還死不了。」

喂喂、這是對救命恩人該有的態度嗎?他有點腦火的睜開眼,看見那隻小巧的小天使,滿

是擔心的挨著一個痞子。嗯?

 

只見小天使一雙眼眸圓亮水潤。

 

 

只是,沒有焦距。

 

 

To Be Continu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嗚

先說好這是悲劇

真的是悲劇(逃)

小燮親也不願意阿YAY

                                       21:54   小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梁小燮小親親 的頭像
梁小燮小親親

六獸園區★BEAST IS THE B2ST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