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天避著龍俊亨也不是頭一遭了,每次每次,當又從他身上找到悸動,就害怕的不敢面對。

一觸即破的關係,有點曖昧的地帶,像是公司要他們兩人多做些互動,就能讓他心跳不受控

制。好幾次他衝動的想要告訴龍俊亨,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他,說不出口。

 

卻在心裡用力喊了無數回。

 

 

瀰漫水氣的浴室裡,蓮蓬頭灑出的水打在臉上好痛,闔著眼也能感受那細細水柱的力度,刺

激了淚線神經。眼角滑落的水珠融入水花之中,劃過身體無聲墜落,真的……好痛。

 

僅僅圍著一條毛巾,草草以不舒服當了藉口待在宿舍,他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可能和斗俊他

們一起去玩呢,鏡子中的自己紅著眼框,感覺稍微眨下眼睛就能溢出淚水。戀戀覆上早晨被

俊亨撫摸過的頰,彷彿這樣就能感受到俊亨的溫度,還停留在上頭。貪圖一點點的觸碰──

 

卻越來越貪婪。

 

出了浴室,自然而然走到角落,藍薔薇依舊精神,抖擻的樣子安慰了低落的他,大概這兩天

就能看見盛開的吧?這下能驕傲的向耀燮他們炫燿了。

 

 

『喀噠』

 

後頭傳來一聲門把卡榫的聲音,像是誰回來了,轉頭。手上用來除黑點的藥水險險掉落,

「你……怎麼回來了。」出乎意料的看見龍俊亨,卻不見斗俊和東雲他們四個。單獨兩個人

待在這空間,偏偏兩人都是不善言詞的那種,要是一個不小心,很容易被察覺的,胡亂拉緊

腰上的毛巾「,我先回房間穿衣服──」

 

「賢勝!」

 

龍俊亨知道這個人又想逃開,情急之下喊了他的名字。果然……不管怎麼克制自己,還是無

法不去注意:有時候總是安靜過頭的賢勝,自己一個人會不會胡思亂想呢?這樣的想法,促

使自己找藉口提早回來。賢勝經常躲著他的舉動,很不是滋味,明明就能和斗俊他們四個好

好對談的,怎麼到了他就像墜入了無聲的世界,還有剛才那滲透著不安的眼神。

 

漂亮的雙眼承載著淚水,倔強不肯掉落

 

他們……到底怎麼了。

 

 

張賢勝僅只佇立幾秒鐘,聽見龍俊亨越來越接近的腳步聲,又慌慌張張逃進了房間,鎖上。

龍俊亨知道這牛性子耀是固執起來,敲門也是沒用的,兩手輕輕撫上門板,緩緩將頸子探向

前,在賢勝嘴唇高度的位置落下一吻,苦笑,「對不起……

 

 

 

睜眼,看著窗外黑漆漆一片,大概是半夜了,那上舖的人也回來了吧?恐怕是斗俊拿鑰匙開

房門的,自己竟然不知不覺睡著了是嗎。一直感覺有人輕輕對他說著話,輕輕柔柔的擔心吵

醒他一樣。張賢勝定睛一看,突如其來的震撼,讓心跳聲頓時蓋過了這寧靜的夜,身邊的龍

俊亨竟然挨著他睡覺。悄悄拉開放在腰上的手,起身溜下床,幾乎是狼狽逃開那小小空間。

 

黑暗中睜開一雙眼,盯著賢勝消失的背影,心臟像是被狠狠扼住,心裡好多為什麼。為什麼

賢勝總是要從他身邊逃開呢,原本以為親密一點的舉動,能溶解他總是武裝起來的心,卻好

像把他越推越遠了,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傳達,這無處可去的感情。

 

試試看吧。

 

 

 

 

心臟像敲鼓一樣吵鬧,張賢勝再度蹲在角落,「你知道嗎,剛才我很開心……卻也好害怕。」

細心除去黑點,拿著小噴霧器的手不停顫抖,兩顆淚墜落在花瓣上,滑落,沒入土壤。無痕

跡地就好像他沒有哭過一樣,藍薔薇是他現在唯一的救命草,得快點把累積過多的情緒吐出

來,不然和龍俊亨之間的關係,會變質的。

 

「賢勝?」

 

聽見熟悉的聲音,還沒來的及抬起視線,就看見一個人蹲在他身邊,差點把他嚇壞了,還以

為會被俊亨聽見,「是斗俊阿……」低頭在膝蓋上蹭著布料,把眼淚通通貢獻給睡褲,頭上一

隻大手揉揉他的髮,帶著濃濃的安慰,「賢勝阿,一個人偷哭多辛苦阿。」尹斗俊捶了兩下胸

膛,「這裡借你吧。」嘆息,才上個廁所就碰見這樣脆弱的賢勝。

 

他不是不知道,這兩個弟弟的寡言,冥冥之中傷害到彼此

 

張賢勝倒也接受他的安慰,有時候,斗俊也會在黑暗之中拉他一把,就像二十一個月之前那

件事情之後,也是靠斗俊給的溫暖才又再次站了起來。張賢勝蹭上了隊長免費出借的懷抱,

不敢哭出聲。

 

只要有關龍俊亨,一發出聲音就會失控的。

 

 

身後那扇沒關緊的門扉,靜靜地闔起

 

 

阻隔兩人的世界。

 

 

- 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賢勝的戀情怎麼這麼坎坷...

感覺他特別讓人心疼呢

你們說是吧:"(

                                                  14:12   小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梁小燮小親親 的頭像
梁小燮小親親

六獸園區★BEAST IS THE B2ST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