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獸品種
斗燮.龍賢.雲光.龍燮.斗龍 偶爾抽風別介意B-)

 

 

「不行,還不可以喔。」

「可是、我想快點

「忍一忍,不會等太久。」

「可是不想等了──」

 

 

尹斗俊無奈一笑,伸手箝制那雙不安分的手,懲罰似的輕輕打著手掌心:「不乖,壞孩子。」幾個月的時間肯定會很快過去的,還要等傷口完全癒合才算是完全的手術成功。伸手想拿下眼罩的人知道再度被阻止,甚至還壞心眼的抽打自己,憋屈的紅了眼框:「你才是大壞蛋。」他知道斗俊是為了他好,手術好了還要帶這罩子保護,「整天讓我躺著不做事。」

 

「盡量別做任何激烈運動比較保險。」

「我還是可以曬曬衣服……

「眼睛還沒痊癒別接觸刺眼光線。」

「或者做做早餐……

 

梁耀燮被按在床上依然討價還價,尹斗俊見他這麼迫切想像個常人做事,重重嘆了一口氣,嘴裡嘀咕著你還是乖乖的別刺激我就該謝天謝地了──

 

「做早餐還不如……

 

整個人罩在上頭,他壓低身體張嘴含住柔軟小巧的耳垂:「……讓我吃也算做事。」尹斗俊失笑,雖然眼罩和紗布覆住這傢伙眼眸,看不見對方眼底的驚慌失措,但是渾身微顫外加眼下兩片頰紅撲撲的,就知道他容易害臊。

 

「可以嗎?」小嘴微敞語氣透漏著期待,對於已經一個多月沒有碰自己的斗俊,這個選項是他比較想要的,他伸手緩緩摸索前方,碰到結實的肩頭,自斗俊腰側穿出雙手,在寬闊的背上抓緊衣料,一顆心跳到了喉間,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感到雀躍又害怕,如果眼睛復原程度因此出狀況,他也願意。

 

唇上落下的溫度微熱,僅僅停留兩秒鐘又離開,他正疑惑著。

「唉哎……」尹斗俊這次把累積過多的滿腹無奈吐了出來:「就說別刺激我了。」伸出食指戳戳軟唇,「乖乖休息,我去洗澡。」尹斗俊繃著褲襠,難為情摸摸還在等待親吻的可愛傢伙。

 

梁耀燮聽話掖好被子,良久才聽著花啦啦水聲嘟噥:「又洗嗎?」今天已經洗四次了呢。

 

 

-

 

 

手術成功的那一瞬間,尹斗俊其實是著急的,還沒打電話向龍痞子求救,請他把家裡紙卡全部撕掉,就聽見醫生說要覆著紗布外加眼罩,頓時鬆一口氣,這樣的心態確實有點對不起耀燮。

 

 

讓冷水自頭至尾澆了幾遍,脹痛喧囂的地方才緩緩降溫紓解,該死的他不會年紀輕輕就因為忍耐太久而瘍萎吧?如果這樣的話,耀燮不就──

 

 

耀燮?

 

 

腦海頓時剩下這個名字,其餘的通通空白一片,「耀燮……?」臉上寫著困惑,他偏頭思考著這個名字,過好一會才閃過某張純真燦爛的笑臉,「耀燮。」他伸手抓著髮,怎麼可以的,不是決心就算忘了全世界也要記著這個人的嗎。

 

忿忿握起拳打在瓷磚上頭,混亂的思緒瞬間塞滿了腦子,他難過、他害怕、他無助,不曉得是因為冷水還是恐懼,顫動身軀。

 

索性都不思考了,匆忙套上衣物碰地一聲撞開門,臥室裡頭雙人床上躺著一個人,「耀燮?」踉蹌腳步上前,愣愣坐在床緣。這個人似乎正在熟睡,和他腦海中那個可愛的人很像,是他吧,「耀燮。」這次的低喃含帶一絲絲暖意,他勾唇,太好了──

 

還記得。

 

 

-

 

 

梁耀燮其實是醒的。

 

聽見房間的浴室門被撞開的那刻,就已經醒了三分。那一聲聲輕喚夾雜太多情緒,說不清的苦楚在耳畔化開,他忍不住濕了眼框,慶幸眼上覆著遮擋的紗布沒讓這個愛他的人看見,否則一定要會掐掐他的小鼻子,嘮叨哭對眼睛不好、掉淚會好的慢,諸如此類。

 

後來斗俊只是如同大型犬一般窩在他身邊熟睡,把自己圈在懷裡抱著。很幸福,斗俊的出現對他來說就已經是莫大的恩惠了,所以……。他輕輕摸上那張目睹過一次的俊顏,原本是要悄悄偷親一口,卻在手心碰到頰上的濕意一怔,為什麼?

 

斗俊哭了。

 

有什麼事情是讓他辛苦的嗎?認真說起來,照顧他才是最大的壓力來源吧。「對不起噢。」如果可以他也想快點痊癒,對於自己過分勞煩他的這件事情,愧疚尤然心生。一手捂著嘴不敢出聲,斗俊醒來看見他這樣鐵定會唸一頓。

 

因為擔心自己是不是給這個體貼的男人太多束縛,好的慢也是處罰自己了──

 

 

不聽話的流著眼淚。

 

 

 

 

 

 

 

+ + +

 

 

 

 

 

 

 

 

入秋

 

尹斗俊牽著梁耀燮,幾次忘記邁開腳步後的方向、幾次忘記回家的路、幾次驀然鬆開這個人的手、幾次抱著傷心的人喃喃著對不起。

 

秋風撫落片片落葉,黃紅色枯葉在眼前劃了一道弧度後墜落,即將成為土壤養分,印象中某個地方也有這樣染著紅色的葉子……。尹斗俊停在樹下呆站了許久,無論如何都得不到答案,屋內紙卡似乎漸漸失去作用,最近的自己連怎麼使用手機也險些忘記。

 

沒關係,他還記著耀燮。

 

「斗俊?」梁耀燮扯扯那隻溫暖的大手,再過了一會,終於聽見小小聲的三個字:加拿大。「耀燮,加拿大這時候有很多紅色楓葉。」他豁然開朗的扯開笑靨,「相機記憶卡裡頭有很多風景。」他胸前正掛著以往旅行隨身攜帶的相機,抬手按下快門,依然自私的給了承諾。

 

「我們一起去看好不好!」他笑:「等你完全痊癒之後就去。」

 

原本神采奕奕的樣子,在那抹依然可愛的笑容出現之際,頓時消失無蹤,尹斗俊握緊手心,眉間一皺落了淚──還有兩個禮拜,就能遵照醫生的指示拿掉紗布眼罩了。

 

已經無措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生活。

 

 

『龍俊亨,我想現在離開他,現在就讓他對我死心。』

 

 

被痛打一頓之後的他,依然復述了這句話。

 

這種病症和想像中的不一樣,丟了記憶、忘了言行、再來呢?基本的維持生命也會消磨殆盡。他還能陪這個緊牽在手裡的人多久?未知。

 

早晚都要離開,早點痛下心來、歸還耀燮一個美麗的人生,而不是讓他替自己剩餘的人生操心難過。

 

 

「好。」梁耀燮笑,任由尹斗俊拉著走:「你還欠我一場婚禮,在維洛娜舉辦的婚禮。」

……知道、就這麼會記帳。」尹斗俊另一手緊攥著拳,他剛才聽見維洛娜,就知道自己把當初和這傢伙的約定從記憶中抹除了。

 

 

失意步上斑馬線,也沒注意對面人行道亮了紅色信號,聽見車子的聲音才回神過來,待他轉頭盯著那輛車子駛來,他反射性把這個什麼也不知道的人推回人行道……

 

 

嘰───

 

 

To Be Continued

 

 

某個智障邊打邊鬱卒

因為哀桑點太低了ˊ_┘ˋ

我得去睡覺來平復我的情緒QQ

 

斗飯不要殺我

我知道錯了((

 

                                         12:08  小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梁小燮小親親 的頭像
梁小燮小親親

六獸園區★BEAST IS THE B2ST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阿酸+阿路路。

  • 別逼我把你抓來打屁股QQQQQQQQ
    怎麼我一來尹先森就要如此迎接我TAT(並沒有)

    小燮兒嗷嗚你手下留情輕點捏QQQ(抱大腿)
  • 這個樣子看來是阿路兒XDDDD
    尹斗俊還是一個暖男的說QAQ
    為什麼要這樣對帶他嗚嗚嗚(((哭蝦餃

    這是一個不算很悲劇的悲劇收尾,我從來沒下過毒手QQ

    梁小燮小親親 於 2013/09/27 10:06 回覆

  • 阿酸+阿路路。
  • 你從哪裡認出來是我好恐怖XDD

    尹丟丟是暖男嗯啊我知道QAQ(那你哭屁)
    只是我在想什麼叫"不是很悲劇的悲劇"XDDDD
  • 你們說話的口氣、打屁的模式有點不一樣XD
    是說...難得尹斗俊在文裡是個暖男、也不囧(斗瞪
    沒想到還是要GG

    不是很悲劇的悲劇就是最後會留一點希望般的..想像空間

    梁小燮小親親 於 2013/09/30 17:47 回覆

  • 阿酸+阿路路。
  • 我聽你這麼說我小心肝突然抖的很厲害...(扶額)

    小燮兒看來是火眼金睛沒錯了xdd
    嘛~尹丟就是喊裡想男友啊QQQQ

    雖然他要GG(欸)但我還是想說每次看他踢球就想跟他談戀愛是真的(好意思)
  • 突然抖的很厲害!?小路兒你要小心(你的)肝阿XDD
    感覺這種霸道STYLE的男捧有
    會讓我們這些小女人(?)有小鳥依人的感覺ˊ_7ˋ

    他踢球根本返老還童,(雖然還是有點囧)但是有點可愛AUA

    梁小燮小親親 於 2013/09/30 20:38 回覆

  • ys1016
  • 哇~要哭了要哭了~不過斗俊是得什麼病啊
    他要這樣把耀燮丟下嗎T^T
  • 也不算病吧
    一種失意症,情況越嚴重、忘記的東西就越想像不到
    記憶阿、人阿、行為一堆拉哩拉雜
    他好像會把耀燮留下QAQQQ

    梁小燮小親親 於 2013/10/01 22:29 回覆

  • 阿酸+阿路路。
  • 被返老還童戳到點XDDDDDD
    他跟我是同年親辜啊親估別這樣這樣不是變相說我老嗎(笑攤)

    不過霸道的男捧油好像也不錯(?)
    畢竟有時候霸道就是幼稚的最高級變化體阿哈哈哈XD
  • 不會吧XDDDD
    小路兒酸兒原來已經是社會人士了((筆記筆記
    可是大叔也和忙內有老顏的趨勢阿....每天頂顆油頭(?)捏

    想快點跳脫大學生活之
    小燮絕對沒有很想很想吃點...糖果AC_A((((亮晶晶眼眸伸手
    <<<沒禮貌

    梁小燮小親親 於 2013/10/03 07:14 回覆

  • 阿酸+阿路路。
  • 為了能在50歲退休大學畢業就立馬找了份能混到死的公司(不是)
    畢竟每天睡到自然醒是我的人篸目標qqq

    那油頭還真不是每個人都能駕馭的....
    尹斗勉強還能接受但孫東雲我真心不懂你幹嘛跟著湊熱鬧(扶額)

    地瓜姐球放過啊QAQ


    大學好累除了畢業典禮和能拿學生正打折以外其他時間超沒學生實感
    還有偷告訴你其實我喜歡吃星星糖XDDD(沒人問你)
  • 吶麼等我畢業快要流浪街頭的時候
    我願意到府上叨擾一輩子做僕人,酸路養我(好意思
    一畢業反而沒有失業的人太厲害了QAQ
    -
    說不定孫東雲老顏跟著湊熱鬧可以讓酸發揮一下AC_A
    某天光光忽然討厭他的老顏和油頭(欸
    砰尼追妻去 <333333
    -
    星星糖是嗎,我去買給你
    然後跟你換一篇甜死人不償命的斗燮雲光神馬都好AC_A
    ((想騙誰
    奴家知道酸路兩位都十分善良所以會成全小女子(被路踢走

    梁小燮小親親 於 2013/10/06 19:23 回覆

  • 阿酸+阿路路。

  • 但我最近正想開虐說實話XDDDD(欸)

    小燮兒要來沒關係生活組是需要人作伴嘛~
    但是薪水可能要到40年後才能拿到了XDDD


    阿酸很厲害的他總是說他們東雲只是長的著急了些,
    相信他一定能以此借題發回交出一篇相當響亮的雲光大戲(拍手)



    當然,這只是我在說(欸)
  • 開虐阿....我支持你這念頭但是請別把我弄哭
    不然我要你們負責(嬌嗔跺腳(((不,你夠了
    我能夠想像未來如果三個人真的相遇了
    可能三字不離"欸曲文"ˊ_>ˋ

    那我下次去找你們完的時候
    就跟阿酸提提這婚事(?)<<<<生出雲光甜文這件事

    到時候如果岳父不認帳,就請路岳母買單了AC_A

    梁小燮小親親 於 2013/10/06 23: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