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還不可以喔。」

「可是、我想快點

「忍一忍,不會等太久。」

「可是不想等了──」

 

 

尹斗俊無奈一笑,伸手箝制那雙不安分的手,懲罰似的輕輕打著手掌心:「不乖,壞孩子。」幾個月的時間肯定會很快過去的,還要等傷口完全癒合才算是完全的手術成功。伸手想拿下眼罩的人知道再度被阻止,甚至還壞心眼的抽打自己,憋屈的紅了眼框:「你才是大壞蛋。」他知道斗俊是為了他好,手術好了還要帶這罩子保護,「整天讓我躺著不做事。」

 

「盡量別做任何激烈運動比較保險。」

「我還是可以曬曬衣服……

「眼睛還沒痊癒別接觸刺眼光線。」

「或者做做早餐……

 

梁耀燮被按在床上依然討價還價,尹斗俊見他這麼迫切想像個常人做事,重重嘆了一口氣,嘴裡嘀咕著你還是乖乖的別刺激我就該謝天謝地了──

 

「做早餐還不如……

 

整個人罩在上頭,他壓低身體張嘴含住柔軟小巧的耳垂:「……讓我吃也算做事。」尹斗俊失笑,雖然眼罩和紗布覆住這傢伙眼眸,看不見對方眼底的驚慌失措,但是渾身微顫外加眼下兩片頰紅撲撲的,就知道他容易害臊。

 

「可以嗎?」小嘴微敞語氣透漏著期待,對於已經一個多月沒有碰自己的斗俊,這個選項是他比較想要的,他伸手緩緩摸索前方,碰到結實的肩頭,自斗俊腰側穿出雙手,在寬闊的背上抓緊衣料,一顆心跳到了喉間,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感到雀躍又害怕,如果眼睛復原程度因此出狀況,他也願意。

 

唇上落下的溫度微熱,僅僅停留兩秒鐘又離開,他正疑惑著。

「唉哎……」尹斗俊這次把累積過多的滿腹無奈吐了出來:「就說別刺激我了。」伸出食指戳戳軟唇,「乖乖休息,我去洗澡。」尹斗俊繃著褲襠,難為情摸摸還在等待親吻的可愛傢伙。

 

梁耀燮聽話掖好被子,良久才聽著花啦啦水聲嘟噥:「又洗嗎?」今天已經洗四次了呢。

 

 

-

 

 

手術成功的那一瞬間,尹斗俊其實是著急的,還沒打電話向龍痞子求救,請他把家裡紙卡全部撕掉,就聽見醫生說要覆著紗布外加眼罩,頓時鬆一口氣,這樣的心態確實有點對不起耀燮。

 

 

讓冷水自頭至尾澆了幾遍,脹痛喧囂的地方才緩緩降溫紓解,該死的他不會年紀輕輕就因為忍耐太久而瘍萎吧?如果這樣的話,耀燮不就──

 

 

耀燮?

 

 

腦海頓時剩下這個名字,其餘的通通空白一片,「耀燮……?」臉上寫著困惑,他偏頭思考著這個名字,過好一會才閃過某張純真燦爛的笑臉,「耀燮。」他伸手抓著髮,怎麼可以的,不是決心就算忘了全世界也要記著這個人的嗎。

 

忿忿握起拳打在瓷磚上頭,混亂的思緒瞬間塞滿了腦子,他難過、他害怕、他無助,不曉得是因為冷水還是恐懼,顫動身軀。

 

索性都不思考了,匆忙套上衣物碰地一聲撞開門,臥室裡頭雙人床上躺著一個人,「耀燮?」踉蹌腳步上前,愣愣坐在床緣。這個人似乎正在熟睡,和他腦海中那個可愛的人很像,是他吧,「耀燮。」這次的低喃含帶一絲絲暖意,他勾唇,太好了──

 

還記得。

 

 

-

 

 

梁耀燮其實是醒的。

 

聽見房間的浴室門被撞開的那刻,就已經醒了三分。那一聲聲輕喚夾雜太多情緒,說不清的苦楚在耳畔化開,他忍不住濕了眼框,慶幸眼上覆著遮擋的紗布沒讓這個愛他的人看見,否則一定要會掐掐他的小鼻子,嘮叨哭對眼睛不好、掉淚會好的慢,諸如此類。

 

後來斗俊只是如同大型犬一般窩在他身邊熟睡,把自己圈在懷裡抱著。很幸福,斗俊的出現對他來說就已經是莫大的恩惠了,所以……。他輕輕摸上那張目睹過一次的俊顏,原本是要悄悄偷親一口,卻在手心碰到頰上的濕意一怔,為什麼?

 

斗俊哭了。

 

有什麼事情是讓他辛苦的嗎?認真說起來,照顧他才是最大的壓力來源吧。「對不起噢。」如果可以他也想快點痊癒,對於自己過分勞煩他的這件事情,愧疚尤然心生。一手捂著嘴不敢出聲,斗俊醒來看見他這樣鐵定會唸一頓。

 

因為擔心自己是不是給這個體貼的男人太多束縛,好的慢也是處罰自己了──

 

 

不聽話的流著眼淚。

 

 

 

 

 

 

 

+ + +

 

 

 

 

 

 

 

 

入秋

 

尹斗俊牽著梁耀燮,幾次忘記邁開腳步後的方向、幾次忘記回家的路、幾次驀然鬆開這個人的手、幾次抱著傷心的人喃喃著對不起。

 

秋風撫落片片落葉,黃紅色枯葉在眼前劃了一道弧度後墜落,即將成為土壤養分,印象中某個地方也有這樣染著紅色的葉子……。尹斗俊停在樹下呆站了許久,無論如何都得不到答案,屋內紙卡似乎漸漸失去作用,最近的自己連怎麼使用手機也險些忘記。

 

沒關係,他還記著耀燮。

 

「斗俊?」梁耀燮扯扯那隻溫暖的大手,再過了一會,終於聽見小小聲的三個字:加拿大。「耀燮,加拿大這時候有很多紅色楓葉。」他豁然開朗的扯開笑靨,「相機記憶卡裡頭有很多風景。」他胸前正掛著以往旅行隨身攜帶的相機,抬手按下快門,依然自私的給了承諾。

 

「我們一起去看好不好!」他笑:「等你完全痊癒之後就去。」

 

原本神采奕奕的樣子,在那抹依然可愛的笑容出現之際,頓時消失無蹤,尹斗俊握緊手心,眉間一皺落了淚──還有兩個禮拜,就能遵照醫生的指示拿掉紗布眼罩了。

 

已經無措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生活。

 

 

『龍俊亨,我想現在離開他,現在就讓他對我死心。』

 

 

被痛打一頓之後的他,依然復述了這句話。

 

這種病症和想像中的不一樣,丟了記憶、忘了言行、再來呢?基本的維持生命也會消磨殆盡。他還能陪這個緊牽在手裡的人多久?未知。

 

早晚都要離開,早點痛下心來、歸還耀燮一個美麗的人生,而不是讓他替自己剩餘的人生操心難過。

 

 

「好。」梁耀燮笑,任由尹斗俊拉著走:「你還欠我一場婚禮,在維洛娜舉辦的婚禮。」

……知道、就這麼會記帳。」尹斗俊另一手緊攥著拳,他剛才聽見維洛娜,就知道自己把當初和這傢伙的約定從記憶中抹除了。

 

 

失意步上斑馬線,也沒注意對面人行道亮了紅色信號,聽見車子的聲音才回神過來,待他轉頭盯著那輛車子駛來,他反射性把這個什麼也不知道的人推回人行道……

 

 

嘰───

 

 

To Be Continued

 

 

某個智障邊打邊鬱卒

因為哀桑點太低了ˊ_┘ˋ

我得去睡覺來平復我的情緒QQ

 

斗飯不要殺我

我知道錯了((

 

                                         12:08  小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梁小燮小親親 的頭像
梁小燮小親親

六獸園區★BEAST IS THE B2ST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