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被進入有。

 

────────────────────────────────────────────────────────

 

頭部像是被鈍器打中那樣的隱隱作痛,他抱緊頭,腳邊的小狗像是等不到以往的撫摸,不悅的叫出聲音,一急之下,他只是死命壓制那隻紅貴賓,緊緊按住牠嘴巴,「不准叫!」低低的痛罵一聲。「叫你不准吵聽見沒──」

 

「斗俊?」梁耀燮被那蘊含些許怒氣的聲音吵醒,本以為斗俊是踢到什麼喊出聲音的,但接下來聽見的──是斗俊不帶任何情感地低罵他們共同飼養的小毛。幾乎是從床上跳起來的,半跌下床伸手胡亂抓著,「斗俊你在做什麼?」一驚,那雙強而有力的手臂正因為出力而繃緊,他伸手摸到那毛茸茸的小寵物,正瑟瑟發抖。

 

「耀燮,這隻狗是哪來的?」帶著不悅的語氣。

 

如同從頭到尾被澆了一身冷水,梁耀燮抱過那隻紅貴賓,「他是小毛啊!」為什麼要用陌生的語氣,「你到底怎麼了?」安撫懷裡小狗兒的情緒,卻被那隻嚇到忘記主人的小動物給咬了一口,被掙脫,「痛!」

 

「小毛?」尹斗俊回了神,見了血的他腦子一炸,打橫抱起梁耀燮就是往廁所衝,扭開水龍頭,嘩啦嘩啦的水柱從上方蓮蓬頭灑下,打濕了皆是一愣的兩人,「斗俊……快關掉,好冷!」貼近挨著尹斗俊,雙手環上他的頸脖,怎麼會粗心的不知道蓮蓬頭擱在上頭呢?聽見他過了半晌才緩緩小聲說了句對不起,抱著自己的手收了緊,在害怕嗎?「斗俊?」

 

尹斗俊抱著梁耀燮坐在浴室有五分鐘那麼久,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他慌了手腳,氣急敗壞地紅了眼框,他發現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記憶力開始變差,他開始忘記週遭的事物。斂下眼,只穿著白T的人體溫很高,大概是承受他昨晚太過激烈的疼愛發了點燒,現在要快點幫他換上乾衣服。抖著手,試著平覆自己亂無章法的呼吸節奏,卻是辦不到。「耀燮、耀燮──」我怕。

 

怕哪天把你從記憶中抹去。

 

「斗俊?」下意識攥緊他的衣服,那語氣帶點前所未有的徬徨,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唔……」迫切的索取讓他無法適應,身子被壓在浴缸邊緊貼,隔著衣料的磨娑漸漸讓他放棄詢問,那一點點溫度低到嚇人的吻落在頸上,他仰頭吟出軟軟的一聲,「斗俊……」腦中的思考通通被漸熱的溫度給蒸發,耳畔只留下濃厚情慾味道的喘息,宣示獨占。

 

「斗、恩阿……」昨天被進去過的地方,緊緊吸附無預警進入的男性,接著,是如狂風暴雨般沒有止息的律動,他緊緊抱著這個從剛才就不發一語男人,現在的斗俊很奇怪,明明已經佔有他了,卻還是微微發著抖,此刻像個害怕走丟的孩子。

 

「耀燮耀燮……」尹斗俊倍感焦躁,唯一想做的,只有在腦海裡烙上懷中這個人的名字,深刻到無法磨去才可以。

 

唯有這個人,不能忘。

 

 

那一整個白天,從浴室到房間沿途一片狼藉,直到那副瘦小的身軀發著高燒,承受不住激烈情事暈了過去,宣洩之後的尹斗俊才回過神,懊惱的替他清理身子安頓好,出門。

 

 

 

 

 

+++

 

 

 

 

這是第三次進這家醫院。要看哪科他其實也不太清楚,終於在護士小姐的幫忙下到腦科。做了基本檢查又照了片子,坐在椅子上等候的心情其實不怎麼煎熬,他現在還記得很多事情,像是給耀燮的承諾。

 

他記的他說過,要帶耀燮去義式陽台結婚。一開始雖然是玩笑話,但是連後來連自己都當真了;他記得第一次親吻對方,是怎麼樣止不住的衝動,那小不點紅著臉的樣子很可愛;他記得耀燮說過沒有瞎子做新娘子的時候,那緊蹙著的眉讓他有多心疼,最終還是自己霸道的決定讓他哭的更凶。

 

都還記得……對吧?

 

 

熬了一個小時左右,進了診斷室等待醫聲開口,才明白那折磨人的秒針走的有多漫長,最終醫生只是說:「腦部受過外力撞擊嗎?」他回想了一下,好像有那麼一回事,訕笑:「被棒球k過算嗎?」原本還輕鬆佯裝不在乎的樣子,在對方皺眉的瞬間瓦解,應該不會跟他說你時日不多還是什麼腦瘤這種戲劇性的台詞吧?吞了吞口水,尹斗俊端坐。

 

「輕微失憶症,就依照平常模式去過生活、吃點藥。情況如果沒漸漸惡化比較沒關係……」尹斗俊聽完心底鬆了一口氣,他忽然討厭電視劇裡面,那些老者總是摸著下巴想著事情,一副事態很嚴重的樣子。這不就沒什麼大礙嗎……「但是症狀如果漸漸加重──」醫生口氣並沒有太大波動。

 

應該……應該沒問題吧?

 

 

 

+++

 

 

 

 

『你會忘記週遭事物、或許是重要的親人、重要的朋友、重要的物品、一些基本常識──』

 

『或者你愛的人。』

 

 

尹斗俊拿著報告結果頹然走在街上,大吼了一聲宣洩煩悶情緒,天上天下尹斗俊怎麼可以這麼消沉?這條街每家店的位置他都還清楚,所以不用這麼心驚膽跳的,招牌林立的熱鬧街巷,第一次耀燮抱住自己問名字的地方就在──尹斗俊佇足思忖:那間不起眼的花店是在這條街嗎?

醫生說的每句話他都記得啊!不甘心捶了自己的腦袋,這只是巧合,只去過一次的店當然記不得了──『有很多種蘭阿,蝴蝶蘭、劍蘭、金虎蘭……不怎麼熟悉的聲音在腦海響起,記得當時他一個也記不住……怎麼沒有早點發現呢?

 

之前就一直有跡可尋的,像是手機,本來用來記載生日和紀念日的行事曆,現在密密麻麻標記著每天要做的事情,還來的及……花店,他要買束花,明天一大早就要啟程到墓園見耀燮父母,尹斗俊緩緩在原地轉一圈,掃視店舖,內心那點不安促使自己無法好好靜下來思考,自己耗了一點時間冷靜,閉上雙眼讓黑暫時取代視線,再次睜開環顧,不起眼的小花店在在不遠處,找到了。

 

 

 

叮呤

 

……呀!怎麼就只有你?」尹斗俊聽見那熟稔的聲音定睛一看,有半分鐘是愣著的,他是,龍俊……?「不是讓你好好看著耀燮嗎?這種敏感的時間你把他一個人丟在哪?」這種庇護耀燮到無可救藥的說辭,他想起來了,是龍俊亨,「哎咕!他在睡覺!我來買明天用的花。」尹斗俊蹲在蘭花前頭,「那你呢?」龍俊亨只是跟著自己蹲下,「跟你一樣。」就算公司忙,這種重要的日子他還是會記著的。

 

「呀、龍俊亨,肚子餓……」櫃檯那趴著不明的物體忽然哀嚎,嚇了尹斗俊好一跳,是那個秀氣的店長,什麼時候和龍俊亨這麼熟了。「不是剛給你一個多拿滋了嗎?」「不夠。」「你……唉。」龍俊亨從公事包拿出一個甜甜圈,像是早有預備。

 

龍俊亨發現尹斗俊疑惑的視線,「欸、別這樣看,我們什麼都沒有。」的確是如此,除了公司有時候需要花籃會親自過來挑選訂購,基本上是沒有交集的。「那我先回去了,改天聯絡你。」尹斗俊笑道,放了錢就走人。

 

留下一臉狐疑的龍俊亨。

 

他想說:尹斗俊好像哪裡怪怪的。

 

笑的時候好像少了點什麼,他知道了,當初自己勉強笑著接受他和耀燮的時候──

 

好像也是這樣的。

 

 

To Be Continued

 

 

───────────────────────────────────────────────────── 

知道常常遺忘事情的尹斗俊

會怎麼繼續守在耀燮身邊呢?

其實我也猶豫要不要寫日常

畢竟漸漸記不住事情的人

不管怎麼努力都會傷害到重要的那個人

YAY

唯一能做的,只有繼續陪他們走完這趟旅程。

                                                                      21:27  小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梁小燮小親親 的頭像
梁小燮小親親

六獸園區★BEAST IS THE B2ST

梁小燮小親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